《情人》:三角恋金钱和谎言,旧瓶是否有新酒?

《情人》:三角恋金钱和谎言,旧瓶是否有新酒?《情人》剧照

  作为欧洲电影大国,法国每年都会有二到三部作品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,2020年却只有女导演妮可·加西亚《情人》角逐金狮。妮可·加西亚的国际声誉也许还不够响亮,但是在法国本土,却是演而优则导的女性电影人代表,担任过戛纳、威尼斯影展主竞赛单元评委、戛纳金摄像机奖评审团主席。她执导的作品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,且每部作品都能够吸引到卡特琳娜·德纳芙、玛丽昂·科迪亚、达尼埃尔·奥特伊这样的法国一线明星加盟。新片《情人》是继1998年《旺多姆广场》后二度角逐水城金狮。

  加西亚的作品一直品质稳定,往往从女性视角出发, 加入类型元素,在大众和作者风格的中间地带游走。可惜最终呈现的结果,总是距离大师经典差了那么一点点,影响到她被世界范围内更多观众所熟知。这一次作品的整体呈现,算不上惊艳,但是依靠娴熟的执导技巧,将一个并不新颖独特的故事,拍出了属于自己的味道。

  还记得2016年的戛纳入围片《石之痛》吗?玛丽昂·科迪亚饰演的小资女人,渴望找寻真正的爱情。故事设定在女性爱情自由还受限制的年代,玛丽昂痛苦地纠结于丈夫和情人、感性与理性之间。《情人》则是从《石之痛》的年代戏转入当代,某种程度上的延续之作。正如片名所示, 依旧是一个探索男女情爱的三角恋故事。斯塔西·马汀扮演的丽莎是酒店管理学校的学生,西蒙(皮埃尔·尼内饰)则是一个没有正式职业、依靠兜售毒品生活的年轻男孩。开片,清晨,丽莎趴在西蒙身上熟睡,朦胧的光线笼罩着她年轻的躯体,如圣女般闪烁着光芒,让人想到致敬戈达尔《轻蔑》中的第一场经典镜头。一次聚会中,西蒙的客人因吸毒过量死亡,这对年轻情侣的生活也由此发生改变。西蒙准备逃离,并承诺带上丽莎,最终却还是抛下女友独走他乡。这是三段式故事的第一章,发生在巴黎。整个故事情感演变以地点分段构建成三章。第二段在风光旖旎的印度洋小岛,很多年后,丽莎和做保险生意的瑞士丈夫雷奥(伯努瓦·马吉梅尔饰)来到这里度假,并等待领养孩子。丽莎无意中看到了在酒店打工的西蒙。短暂的挣扎后,二人重拾旧情。于是到了影片第三段,西蒙偷偷来到丽莎和丈夫居住的日内瓦,在这里,三个人的情感又会有怎样的交集和变化?

  三角恋、金钱、谎言……, 如何将一个早已拍烂的题材讲出现代性?《情人》算不上创新之作,但强在剧情转折演变合情合理, 尤其是电影美学上,画面取景精致,冷色调成功营造出黑色氛围,奢华的世界并非只是为了意淫展示小资生活,它衬托的是阶级地位的不可调和,连爱情也不得不受制其中。这也是导演首次尝试黑色作品。全片执导流畅成熟,情节紧凑没有拖沓之笔,前半程铺垫,后半程悬念和危险若隐若现。养眼的女主在两难选择之间摇摆, 一个是漂泊一无所有的年轻情人,一个是富有稳定成熟的年长丈夫。一个身材修长,一个大腹便便,两个身份、性格甚至体形都完全对立的男人,却同时爱上一个女人,让这个有关爱情激情的黑色悲剧,更加戏剧化。

  斯塔西·马汀模特出身、如今在电影圈发展如日中天。自从2013年在拉斯·冯·提尔的《女性瘾者》中出演被挖掘后,不断得到大导青睐:马提欧·加洛尼《故事的故事》、雷德利·斯科特《金钱世界》、哈扎维纳希乌斯《敬畏》中戈达尔的妻子安妮…… 。她作为《情人》中的第一女主角,所有故事展开的中心环节,既留念昔日恋情,又放不下今天的优越生活和稳定,现代年轻女性中并不少见的贪婪,让她的犹豫和痛苦,似乎很难得到观众同情。凭借《伊夫圣罗兰传》而斩获法国凯撒最佳男主演的皮埃尔·尼内也是近年来法国影界的宠儿,一直扮演正面人物的他,第一次演绎懦弱和第三者的负面形象,虽然角色塑造上少了一点深刻和感动,也算是个人的一次表演挑战。演技最值得称道的是伯努瓦·马吉梅尔,12岁就出道,此后凭借《钢琴教师》中和伊莎贝尔·于贝尔的对戏,双双获得戛纳影帝影后桂冠。如今曾经的帅小伙不再青春无敌,威尼斯新闻发布会,他直言为了角色,在导演要求下还刻意增肥。片中马吉梅尔扮演背景模糊的中年成功男,一心挣钱且有控制欲,对妻子却是真爱,性格复杂而鲜明,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所以说,观众可以嘲讽这是一部有狗血剧嫌疑的老套三角恋,也可以顺着导演娴熟的技巧,欣赏一部激情和悬疑并存的黑色悲剧。

  (刘敏)

(责编:小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