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给观众放大贫富差距

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给观众放大贫富差距剧照

  女性群像剧正进入爆发期。在《欢乐颂》《三十而已》等剧之后,由宋茜、郑恺、卢靖姗、张佳宁、李纯主演的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继续将目光对准30+都市女性的爱情、工作。剧中四位女主人公都面临着各种情感、生活中的纠结和困境,没人开“金手指”,也没有大女主的“爽感”。近年来描绘都市女性群像的作品很多,该剧总制片人李莅樱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把贫富差距、阶层差异、情感撕裂这些直接的、高强度的痛苦全部泼向观众,而是想通过剧集带给观众一些治愈和力量。

  四个女主:代表了都市里的四种女性

  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中,四个女性的人设代表了当下在都市里生活的四种女性,宋茜饰演的孙艺荷是上海土著,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成为了一个小有成就的制片人;卢靖姗饰演的Karen是个单亲妈妈,但是她洒脱活泼,行为处事带有一些西方的思维;张佳宁饰演的丁丁则是从小被父亲宠爱长大的小公主;李纯饰演的是外来打拼,在上海大公司站稳了脚跟的女总裁,她们涵盖了现代都市女性的一个集合体。在总制片人李莅樱看来,这四个性格、阶层完全不同的人,成为了亲密的朋友,每个人都有各自生活的快乐与困惑,也能同彼此分享快乐,分担痛苦,消解困惑,彼此支持,“相信这种友情是很多人都向往的,能够带给观众一种温和但持久的力量。”

  剧中主人公的情感生活和情感选择是各式各样的,不止爱情,还有亲情和友情的呈现,到了三十岁,开始不得不面对亲人的病痛,甚至老去死去,到了三十,庆幸还能有一群好朋友陪伴你支持你,这些都是会在真实生活中出现的。“三十岁的女性给人的感觉一定是非常丰富的,她们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,形成了自己的情感观念,但内心依然柔软,依然对爱抱有期待。”

  在演员的选择上,李莅樱说,力求演员和角色有契合点的,比如有点大条,但是有责任感又永远元气满满的制片人孙艺荷,和宋茜本人的性格是非常相似的;Karen是一个行为思维方式且教育方式都非常西式的角色,与卢靖姗此前的角色以及她本人的特质有很高的契合度;可爱又倔强的小公主丁丁,以及内心细腻外表强悍的任染,也被张佳宁和李纯处理得非常好。

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给观众放大贫富差距剧照

  女性群像:不想把贫富差距、阶层差异全部泼向观众

  作为一部主打都市女性恋爱、婚姻状态的情感剧,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并不致力于打造一个纯爱乌托邦。剧中的每位主角都面临着多向选择,有留下伤疤的爱人,也有不期而至的心动。生活中不同人的30岁,状态也是不同的,剧中,孙艺荷用了很长时间维持一段爱情,也下定决心斩断纠结开始一段新的感情;Karen离婚了,能洒脱地面对前夫,也能认真地投入和于天的新感情;丁丁犹豫纠结,不想把自己投入感情中,却不得不面对一场又一场相亲宴,也开始在杨思锐的真情下慢慢打开自己;任染面临着破镜重圆还是重新开始的选择。

  近年来描绘都市女性群像的作品很多,在李莅樱看来,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把贫富差距、阶层差异、情感撕裂这些直接的、高强度的痛苦全部泼向观众,而是想通过剧集带给观众一些治愈和力量。这部戏通过四个女性角色在爱情、友情、亲情方面发生的故事,展示了不同情感关系的不同呈现形式。比如孙艺荷从最初改变自己追逐Sam到选择以最真实最自信的方式站在陈南身边,Karen在离婚后依然选择与前夫王马可做朋友,也为孩子营造了一个和谐的家庭氛围,“这些情感观念及其处理方式的优与劣,观众在观剧过程中自有判别各有思考,相信也可以带给观众更多的视角与启发。”

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给观众放大贫富差距剧照

  大女主角色的转变:真实的生活就是苦乐交加

 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都市情感剧对30+女性的想象一直是相对匮乏和滞后的。她们不是在相夫教子中打转,就是在丈夫出轨的悲剧中循环。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在情感线之外,还有丰富的职场线:孙艺荷是制片人,一档节目往往攸关公司存亡,她的毅力有目共睹;Karen的健身房,在教练辞职的空缺下,不得不由自己撑起会员课程;丁丁的男团梦险阻重重,缺乏经验更差点被挖墙脚而破碎;任染虽身处高位,工作忙起来连吃饭也不规律。现在女性观众更乐于看到的是女性如何勇敢而优雅地面对生活,找寻自我,不再被“女儿”“妻子”“母亲”等身份限制。对此,李莅樱表示,当今时代,女性群体已经在各行各业崛起,越来越多的优秀女性以独立自我的形象被大家认识、接受、甚至崇拜,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正视自己,关注自己的精神世界。“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,反映在影视作品中,要求我们创造出更多女性题材影视剧,更真实地描绘他们的生活,更好地展现她们的诉求和价值观。”

  虽然是主打女性婚姻感情,但近来的女性题材作品都没有那么“甜蜜”的爱情了。如果说此前流行的大女主剧是致力于满足爽点,那么这一轮都市女性群像剧开始试图直戳痛点,女性角色也不再是“大女主,开金手指”,或者说,脱离了“爽感”的风格转变。在剧中,孙艺荷为了节目,可以大庭广众跳海草舞上热搜,在男友面前却唯唯诺诺被拿捏;Karen管理健身房态度果决,却在和于天的相处里羞怯;丁丁打造男团追求潮流前沿,面对爱情却后知后觉;任染让下属“闻风丧胆”,对陆浩却总是优柔寡断。女主在爱情上都是各种不容易,从创作者角度来看,李莅樱认为,市场越来越成熟,影视内容的题材细分,让作品的垂类更加明显,其中喜欢看甜蜜的充满少女心的爱情故事,可以选择甜宠剧、偶像剧,而现实题材的作品,观众理所当然会要求其更加真实更加有生活感,真实的生活就是苦乐交加的。同时,李莅樱坦言,像“女主在爱情上都是各种不易”这个概括也并不准确,“观众希望在女性题材作品中展示生活、感情不易的一面,也并没有排斥甜蜜的爱情,剧集作品的一切基础还是要讲好一个故事,有所表达,有所思考。”

  真实生活:我们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都市女性

  四个女主人公代表了当下生活在都市里的女性,她们工作状态、生活方式、思维理念是涵盖当代女性的集合体。李莅樱说,筹备期的调研是对都市女性做普遍化的概括,“对我们更有利的是,我们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都市女性,你每天接触的同事、经常聊天的朋友,相比市场调研来说,她们更加鲜活鲜明有个性,对她们的观察和了解,是更好的创作基础。”在剧中出现的职业,比如制片人、健身女教练、练习生经纪人、摄像师,都是比较“时髦”的职业,李莅樱说,一方面,这些新兴的职业已经开始走向大众视野了,这是现代都市,尤其是上海这样的城市的典型特点,选择这样的职业设定,可以让观众感到新鲜也更有代入感、真实感;另一方面,这些职业的设定,与角色定位更加契合,比如孙艺荷,一个面对困难与挑战永远元气满满的从业者,节目制片人这样一个需要灵活头脑与无限精力的职业,与她就是完美搭配。

  拍摄中,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选用众多典型化的生活场景,来呼应人物形象。作为一个力争KPI的工作狂人,孙艺荷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式节目策划;任染的办公室陈设简明,落地窗外城市夜景一览无余,正对其霸道女总裁的商务气质;为了凸显于天阳光宅男的人设,剧组将他的弄堂小屋堆满了各种手办和乐高玩具。既有繁华的高楼大厦,也有拥挤的街巷里弄,全剧选景奢华与凡俗并存,还原上海隐藏在钢筋丛林中的烟火气息。拍摄过程中,为了追求真实的都市生活,剧组选择了全实景拍摄,在上海市中心找了近200个“鲜活”场景,去这些场景都是正在营业或居住的,为了呈现最好的拍摄效果,团队也是承受了比较大的拍摄压力,克服了很大的困难。

  “渣男”人设:人物创作应该是立体、多面的

  一些女性作品中,为了突出女主角的独立坚强,会把男性角色塑造得相对“渣”。比如有网友认为,剧中王耀庆一句 “我怕我会伤害你”之后不辞而别,就显得很渣。在李莅樱看来,如果单纯把男性角色简单粗暴地塑造成“渣男”,对于作品而言,这个角色就太过平面和单薄了。“每个人物在创作的故事中都应该是立体的、多面的。”比如在剧中,王耀庆饰演的陆浩,因为辜负了任染,对任染造成了伤害,很多观众说是渣男,“但换一个角度,在工作上,陆浩是不是也算得上一个不错的上司和一个成功的商人?”再比如剧中韩童生饰演的丁丁爸爸,是个非常典型的宠女狂魔,想要给女儿最好的一切,希望女儿找到最好的男人,一切以女儿的幸福为出发点,“从这个角度看,他是绝世好爸爸,但是他的期待是不是在另一个层面上,也给女儿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呢?我们不想塑造刻板人物。”

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不想给观众放大贫富差距 王耀庆

  对于有网友将这部剧看做是一部“渣男鉴别手册”的说法,李莅樱表示,一部作品推向市场后,就已经将它交给观众了,观众如何解读与定位这是观众的自由。“我们这部戏从孙艺荷、Karen、丁丁、任染四位女性角色的视角出发的,讲述了她们各自的情感生活,大家代入后自然会简单地把情感关系对象划分为渣男或好男人,这说明大家看进去了。我们也希望除了‘鉴定渣男’之外,大家可以对情感有更多的感悟和思考。”

  在李莅樱看来,《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》表达就是爱自己,在爱你的父母的前提下,爱你的孩子的时候,你还要爱自己。剧中有一句台词“爱人七分足以,剩下三分爱自己”,“希望大家面对爱与感情,可以勇敢追求勇敢接受,但是也能保持自我、爱自己。”

(责编:拾恩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