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导演鹏飞:最美表演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

对话导演鹏飞:最美表演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鹏飞与金晨合影
对话导演鹏飞:最美表演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鹏飞与王子异合影

  新浪娱乐讯 新浪娱乐重磅策划的2020年《最美表演》逐渐揭开神秘面纱,青年导演鹏飞再次加盟,执导了两部短片,分别是金晨[微博]《舞台春秋》、王子异[微博]《不眠夜》。

  为了体现“蓄力向上”的主题,鹏飞与编剧策划了两个大相径庭的故事场景:

  金晨演绎了一个仍未被看到的普通演员的辛酸,该片采用了一镜到底的方式,体现主人公的辛酸;

  王子异则像极了在大都市奋斗的每一个当代年轻人,尽管努力很难被更多人看到,但只要坚持,终有被肯定的一天。为了表现好这个故事,导演鹏飞还找来了朋友,一同创作出了为王子异这则短片量身打造的摇滚乐。

  后疫情时代,鹏飞坦承工作节奏有所打乱,但他认为创作还是在继续,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将为新作《又见奈良》寻求上映的契机。

  谈“最美表演”: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

对话导演鹏飞:最美表演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王子异《不眠夜》剧照

  新浪娱乐:这是您第二次参加“最美表演”创作,两次下来,您有总结什么心得吗?

  鹏飞:“最美表演”看上去是演员的表演,实际上我认为它是台前幕后所有工作人员的共同表演,这才是最美表演。虽然它是一个三到五分钟的短片,但是我们依然遵循着非常高的要求,去呈现这部作品,从幕后的各个环节,搭配演员的表演,可能演员的表演是完全没有出现在其他作品中的另一面,以这样的创作方式,就是今年的最美表演。

  新浪娱乐:《舞台春秋》的创作过程是什么样的?

  鹏飞:《舞台春秋》是我自己和编剧一起写的,有一点致敬《喜剧之王》还有《舞台春秋》这些经典的电影。会使用舞台这个元素,是因为有的人在舞台上春风得意,有的人很不被认可,可能过几十年之后又换过来了,其实卓别林的《舞台春秋》就是讲这个事情,最后他死在舞台上。

  新浪娱乐:那场盒饭的戏很打动人,是致敬《喜剧之王》的类似桥段吗?

  鹏飞:对,也有这种感想。王子异的《不眠夜》也有盒饭这个元素,可能是一些奋斗的人、积极做着一些事情的人,没有办法,时间紧迫,专注一件事情,所以就会有盒饭出现,包括我自己在写剧本的时候,也会忘了吃饭,到下午三四点,胃会有点疼,我就赶紧叫一个东西吃,然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。

  新浪娱乐:王子异的短片《不眠夜》,你想表达的是什么呢?

  鹏飞:跟今年的最美表演的主题“蓄力向上”一致,表现坚持和奋进,王子异饰演一个年轻的创作者,但是他的创作成果经常被他的小领导剽窃,他的努力没被大家看到,这一晚加班他也同样这样的情况,但他还是继续坚持着创作。但这时候,他被公司的大老板看到了,有一个简单的认可。

  谈金晨与王子异:容易接触,很爱笑

对话导演鹏飞:最美表演是台前幕后的共同表演金晨剧照

  新浪娱乐:这两个演员你之前有没有什么接触了解?

  鹏飞:我知道要拍这两位演员的时候,我去做了功课。他们表现非常精彩,非常容易接触,很爱笑,然后也都很忙(笑)。

  新浪娱乐:金晨的表现有让你特别动容的一刻吗?

  鹏飞:金晨的短片《舞台春秋》是一镜到底,我们拍了23条,演员都非常的配合。很动容的一刻,当然是她一开始沉浸在音乐里边,然后突然就被叫停了,然后她那种失落我能体会到,还有一个是她拿了盒饭之后,她的演出终于被人看到了,虽然只是一个负责后勤的阿姨看到了,但是对她也是一个认可,可是马上她的心情又变了,因为即使被看到了又能怎么样呢?所以金晨的脸上的一点点高兴,马上转变成失落,这个时候,舞台上边的走廊的光扫过她脸上,那种感觉,我觉得很到位。

  新浪娱乐:为什么要用一镜到底的方式?

  鹏飞:首先这种短片挺合适一镜到底的,再一个我想营造出即刻的转变,从舞台上被喊停马上就落魄了,在走廊里走路都要让人呼喝,反差就比较大。

  新浪娱乐:王子异的《不眠夜》有什么特别的设计吗?

  鹏飞:王子异这条就会切得碎一点,然后是一个比较正能量的设计,但是它又有点像歌舞剧的感觉。因为他在模仿一些乐器。我知道子异是歌手,但不算量身定做,是因为我自己也喜欢音乐,我喜欢歌舞剧,我有个梦想是有一天能拍歌舞剧。

  所以这个剧本定下来之后,王子异那边也觉得很喜欢,我马上就开始作曲。我和作曲家朋友两个人,用了几个小时,做了一个摇滚乐,是一个old fashion的。先从贝斯开始进,然后是钢琴,然后是旋律吉他,然后是solo吉他,大概两分半时长。

  谈青年导演环境:仍然是越来越好

  新浪娱乐:今年的疫情有没有打乱你的计划?

  鹏飞:我的新片《又见奈良》本来是想走一些电影节,因为疫情,国际间的交流也变少了,所以还是注重本土,它入围了上海电影节金爵奖,接下来还是等上院线的机会。

  新浪娱乐:这个片子是怎么请到日本演员国村隼来的?

  鹏飞:我们的监制之一是河濑直美导演,她看了我的剧本之后,就问我日本的老警察要找谁来演,然后说给我几个推荐,就拿出手机,一个是三浦友和、一个是小林薰,还有另外两个,然后我叫不上名字,但是都是很熟的老演员,我就拿出我的手机给她看国村隼的照片,她说正好国村隼是她第一部影片的演员,那就去联络了他,然后就OK了。

  新浪娱乐:河濑直美和贾樟柯[微博]两位导演是如何帮助您完成电影《又见奈良》的?

  鹏飞:在剧本阶段,贾导跟河濑导演两方都会把握剧本的方向,但他们都很尊重我的想法。在日本拍摄期间,因为全程在奈良拍,所以河濑导演那边就会提供拍摄的保证,提供奈良的制作公司,包括她东京的同事也过来一些等等。

  后期的部分贾导就帮我很多,比如说他这次也是破天荒地带我剪了十几天,提出意见及每一个素材都看。跟他剪辑的感受是,我自己还是有点发散性的。我是每场戏会跳跃,但是贾导还是非常注重故事性的,他会跟着一个演员剪,比如说我们这条线是老奶奶,他就跟着老奶奶,不贪心,然后把周边其他角色慢慢带进来。

  新浪娱乐:作为新导演,你觉得现在的环境是在变好还是在变坏?

  鹏飞:我觉得也许是在变好吧?因为国内的创投多起来了,我一开始拍《地下香》的时候,国内没有什么创投,所以我当时用了三四年的时间,走国外的创投,然后国外创投的顾问导师,对中国也不了解,他们必须要提意见,弄得我越改越糊涂。

  但是国内现在创投很多,我觉得比我那时候要好一些。像《又见奈良》一开始是去的香港的HAF,认识了恒业影业,就是我们现在的出品公司,然后去了海南的创投,得到了4个后期制作的大奖,同时结识了很多业内的专业人士。

  (鲁雪婷/文)

(责编:小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