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琉璃》导演尹涛:三观不正的剧 多火我都不拍

《琉璃》导演尹涛:三观不正的剧 多火我都不拍《琉璃》剧照
《琉璃》导演尹涛:三观不正的剧 多火我都不拍导演尹涛

  对于仙侠剧来说,复杂的门派、武功,不论主线是拯救苍生还是舍生取义,最终都倒在恋爱阵地上,能持续吃这套的观众也稳定为一部分群体。能走上热搜,像《花千骨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这样爆款的仙侠剧越来越少。仙侠剧在豆瓣等平台上的分数,就如同国产电影里的恐怖片,跨过及格线已是不易。

  最近在优酷播出的《琉璃》,乍一看阵容和故事,没有顶流爱豆,也没有电影级演员降维出演,而内容上,这部剧改编自十年前的小说《琉璃美人煞》,多数套路和普通仙侠小说没有二致,其时的读者多已长大,不一定会为情怀而来。但目前来看,这部剧不论是观看量还是豆瓣7.6分的评价,在仙侠剧里已算可圈可点。

  说到底,《琉璃》也是以仙界为壳,以恋爱为核的甜剧,不少观众的好评也是认可了男女主的互动和恋情动人心弦,女主角褚璇玑天生“六识”残缺,心智不全,而男主角又是高冷男神,俩人从相遇到相恋,都充满初恋气息。

  怎么拍出牵动人心的甜甜爱恋?这就是导演尹涛[微博]的强项了。喜欢看甜剧的观众,应该不会忘记年初大爆的古装《锦衣之下》,任嘉伦[微博]也因此成为过“一月老公”,尹涛也是这部剧的导演,再往前的作品是《大唐荣耀》,红极一时,令女主景甜[微博]的口碑都有翻身。

  尹涛表示,《琉璃》具备正确的三观,这对他而言很重要,“它有少年的励志向上热血,这个价值观就是很好的,有逆天改命的精神”。三观正,也是他认为影视剧应有的原则,“如果三观不正,这戏多火我都不会拍,大家做这个事都要有责任感。尤其仙侠戏,受众是18岁到25岁,三观有问题会带偏一部分人。搞一些不正常的东西,大家可能也爱看,但可能把有些人命运带偏了。现在有些戏,我都不提什么戏,很火,但最后会被人喷,就是因为三观有问题。”

  实际上,仙侠剧后来热度下降,也和剧中理想化社会有关,仙侠剧常常被认为浅显不够复杂。尹涛不认为这是仙侠剧的类型问题,而是价值观正确就应该排在影视作品的复杂性深度等标准前,“为什么不能通过一个剧来告诉大家,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不好的呢?不允许宫斗,我觉得也对,全社会都勾心斗角的有意思吗?”他担忧到:“ 我们希望观众通过剧能看到本性,但小孩会多想会思考吗?不会。你这么做就会影响他,会去模仿。”

  尹涛举例,不够成熟的孩子会因为看剧上头被影响,比如把男主看做老公就是例子,“我在横店拍戏,粉丝都天天直播,还跟进酒店。我跟许凯[微博]关系很好,他粉丝特别多,那不就是上一部剧营造的人设专情,那就是女性喜欢的。演个渣男就是不成,李泽锋[微博]也在我们组里,天天被人骂渣男(注:李泽锋在《三十而已》中演顾佳的丈夫许幻山,有出轨情节)。”尹涛觉得,正因为如此,影视剧才应该表现出“就要告诉你渣男是不对的”。

  对于越来越难成为爆款的仙侠剧,尹涛认为观众的需求是在变化的,“跟年轻人共谋,你就不能板着,该松弛就得松弛。”他强调他现在都以女性视角拍男主角。“说白了仙侠剧就是做梦,女孩她认为什么样的男主符合她老公的标准这很关键。既有女性喜欢的甜美爱恋、完美的老公,同时又燃,男女通吃之后,仙侠剧就可以出圈了。”

  在《琉璃》中,尹涛最难的功课都做在开拍前。他强调,要解决观众对仙侠的审美疲劳,就要树立“新视觉表达审美”,做到人景融合。他和团队加大了实景比例,“剧里有五个修仙门派,一般剧组可能就在棚里搭了,但我们就去了天柱山,有很多奇松异石云海,拍出来跟棚内拍摄相互结合,就让人感觉你真是在仙山上,让观众对情景共鸣的感觉更好一些。”

  “甜宠的关键是什么?互动与交流。肢体触碰上我们把握得很清晰,什么时候能碰一下,什么时候不能碰一下,我们都设定得很准确,不能刻意。”对于甜宠的表现,尹涛设置得很细,每一场戏他都会给演员说角色的内心感受,他认为相比台词,眼神应该是甜宠剧传递情感的最大杀器。“最主要是观察生活,哪个女孩看到喜欢的男人,感受不是共通的呢?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孩,他就亲人家吗?拉人家手吗?不是,你越喜欢越不敢碰。”尹涛说。

  当下尹涛正在横店拍摄由周冬雨[微博]和许凯出演的《千古玦尘》,有观众在豆瓣留言,尹涛导演可能是古装仙侠cp剧的保障了。“爆款剧的特质,第一点价值观的输出要对,第二点就是新视觉审美,不能套路,不能常规,第三点就是人物必须要鲜活。 ”尹涛干脆地总结。

  [对话]

  浪漫主义、英雄情怀,都体现在仙恋题材中

  澎湃新闻:《琉璃》和其他仙侠剧不同之处是什么?

  尹涛:虽然都是仙侠题材,但是我觉得,这个戏跟其他戏的题材不一样,我们在做每个戏之前,要考虑到价值输出与传递,显然这个戏是比较正确的,璇玑一开始从一个战神被贬到下界来,还变成了一个废柴少女,所以我定义这个剧叫寻心之旅,一个逐步找回自我的过程,女主在男主默默守护和帮助下完成,展现了人物的责任与担当,体现的是为天下苍生舍身取义的精神。

  其次,它有璇玑和禹司凤的情感虐恋。经典的CP模式,是让观众代入的一种手段和方式。

  第三,你要去做一些有创作性差异性的新视觉审美,因为所有的同类题材,都有差不多的视觉,尤其古装。我认为古装就是看审美,不管是场景特效、整体画面的呈现还是造型服装、演员表演方式、人设……都是一种审美取向。如果你是不符合当下的审美,观众就有疑问,你在画面上没有创新审美,用模式化成套化的东西,又会审美疲劳。

  澎湃新闻:这么多仙侠的IP,你当时选择这一部的原因是什么?

  尹涛:首先我看小说,就是看它的核是什么样,人物是什么样,核心价值输出传递要是对的,人设是鲜活的,三观必须得正确。

  同时我认为,真正能感动观众的就是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它们是最真挚的感情。朋友之间情深意切,爱情之间相濡以沫,这些都要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我就认为最后的时候,一定要是情感,就算你事业做得再好,你没有情感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家庭,那能行吗?

  最后我要看人物。仙侠剧的套路就是事件千篇一律,但是不一样的是人物的输出点,初心是不一样的,情感交融也是不一样的。我首先看这个剧本有没有这方面能打动我的东西,另外可以重新解构,但肯定要保留原小说经典名场面,这样的话书粉也会有共鸣。

  澎湃新闻:你觉得这部剧会带给观众一个不一样的感受是什么呢?

  尹涛:这要从很多仙侠剧做出来为什么感觉很尬说起。

  首先,仙侠剧视觉画面上就容易悬浮,因为它脱离我们生活。人物代入不了,观众怎么能感受到人物之间的情感?这是现在最难的。所以我们前期就开剧本会,包括成毅也来了,他很重视这部戏。大家都会围绕读剧本,最困难的部分,其实就是前期对剧本的修改研读。我要调整的是人物的初心、行动力,到底这些事是不是这些人物应该去做的,影响的结果是不是对的,观众看完之后感知是什么样的。

  古装本身的调性就是唯美浪漫、飘逸。历史剧要还原不能那么干,武侠也不能,讲的是大义,但是仙侠跟它们都不一样,它能把中国人那种骨子里的浪漫主义精神发挥出来,而且中国人其实也有英雄情怀。为什么喜欢看日本漫画?喜欢看美国的超级英雄?都是英雄情怀,这是全世界共同的共鸣点。浪漫主义、英雄情怀,其实就体现在仙恋题材里。

  澎湃新闻:国内的仙侠剧,其实经历了几个阶段的,大爆过后市场又萎缩,这两年仙侠剧想突出和表现的东西越来越宽泛了,吸引人的地方不像过去集中在升级打怪上面。你觉得现在观众对于仙侠剧的需求有什么变化?

  尹涛:第一点,我觉得在表演上,我认为仙侠体系里,不能演古人,一定要是演当下,穿着古装外衣去做当下人的事。

  第二点,我认为仙侠剧必须要有一个打动观众的点,也就是“燃感”。

  褚璇玑最后在天梯问琉璃心,你当过战神,也当过人,你最喜欢的是什么?他说我最喜欢做人。我用了一个长镜头,周围是亲朋好友,体现的是一种向上的精神,不管你做什么剧,一定要让人觉得生活是美好的。

  在这些东西体现前,都要历练,坚韧不拔的精神要体现出来。因为现在年轻人很多其实是迷茫的,刚走到社会,会发现很多“妖魔鬼怪”,不管在职场上还是在社会上。我们体现的是一种精神,要用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和方向去对抗。

  我们就要逆天改命,实现最终的自我价值,这就是仙侠剧的根:一个是励志热血成长,其次是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戏里的情感是最真挚的。

  为什么前段时间大家审美疲劳?一定不能悬浮。刚出来的时候,可能体现了一个神仙的世界,有新鲜感,但是观众每年的审美是在迭变的,要求越来越高。高是什么,就是真实。你情也是假的,人物也是假的,我就不爱看了。但是只要有真实感觉带入,那就不一样,观众有共鸣了。

  要让观众感受到,应该用什么样的精神和方式去面对困难。禹司凤有多难,一直在旁边执着地守护,这就体现他专情的爱情观。先不管生活里达不达得到,我们有好的理想。说白了仙侠剧就是做梦,我们就给大家一个最完美的男友。

  澎湃新闻:在你看来,仙侠剧和武侠剧有关系吗?他们都曾让一代年轻人喜欢。

  尹涛:我觉得没有。仙侠剧是神话剧,是在神话剧基础上演变的。其实武侠有自己的本体,神话剧也可以追溯到很早,封神榜、白蛇传都是神话故事。为什么它们能成为经典故事,肯定是有优质的东西在里头,有我们中国人传统的仁义礼智。

  但武侠和仙侠一定要找到根,根就是中国人浪漫的英雄主义精神,浪漫的爱情也符合女性的要求。另外就是自我价值实现,这就是热血,女主要励志要自强。

  要做一些戏,让大家觉得生活更美好

  澎湃新闻:另一个针对仙侠剧的问题是,由于题材和观众年龄段的问题,很容易显得没有深度和内涵。《白蛇传》显然是有的,但后来的仙侠剧很多时候都以爽为基础,细节和事件显得幼稚。

  尹涛:我觉得,价值观错了,你再深也不行。就像以前是白莲花,现在流行黑莲花,我说抽谁就抽谁,韩剧里不也是,我扇你一巴掌,后面我又是好人了,人设全崩,在价值观的传递和表达上一开始就没考虑清楚。

  澎湃新闻:人物的复杂和真实更重要,还是价值观更重要?

  尹涛:做任何事,都一定是价值观传递输出更重要。如果说价值观取向有问题,再好都不行。

  澎湃新闻:但是如果男性也好女性也好,都是冲着造梦的完美角度去,他可能缺乏立体感,缺乏复杂性,天花板就会定在那,上不去了。

  尹涛:我们每个人都有成长感,一开始都是不完美的,然后在逐渐的历练和成长过程中,才形成了完美。但是我觉得根是要定准的,男人你就要专情,他是一个渣男没法成长,你上来就说我爱三个人,你放心这件事就完了。

  本质上,我还真的不喜欢接触社会痛点,我觉得反而是要做一些戏,让大家觉得生活更美好。我们生活在社会里,应该怎么去对待自己的朋友、家人、爱人,男人应该怎么对待女人。成长的爽感是最爽的,而不是说我是一个弱者,我上来就敢扇你,这就完全不合理,那就是在骗观众。但有的小孩真这么理解,上学的时候给老师一巴掌,能行吗?

  我们通过意志力找回最真挚的东西,你给了社会什么,社会就会反馈什么,你为社会服务了,社会就给你最好的,能给你一定的位置。

  澎湃新闻:现在也有一个问题,大家回头看一些以前的剧,会有一些弹幕会说价值观不正,剧的确很优秀,但这让创作者们有所忌惮三观的问题了。

  尹涛:每个时代,人认可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,价值观要符合现状。有的人就会用一些很不正确的手段,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手段完成自我价值呢?过去的那些作品,是指在那个时代大家是可以容忍的,但现在当下,我们还是不要谈。现在国家提倡也是这些东西,我认为提倡的都是对的。

  你非要说,我不受影响,但我们只能管主流受众群体,不能每个人都管,没法拍戏了。正确价值观都不能传递了?你说得犯罪去,你不犯罪我就黑你,那我们也不能犯罪,不能违反法律。

  而且我们并不那么完美,禹司凤最后在塔里跟妖怪打,我就改了剧本,改成跟自己打,一正一邪,最后打破自我真正成长。现实有很多痛苦的东西,让你在影视剧里感到生活还是美好的,韩剧所有女孩都喜欢看,干嘛要做那么多残酷的东西,活着不就为了开心。

  澎湃新闻:《琉璃》这个剧情比较大的一个特点,是很甜,之前你也拍了《锦衣之下》,“甜”作为一个追剧动力,其实是很难把握尺度的,既能引起共鸣,又不觉得很假,是怎么把握的呢?

  尹涛:人物关系、情节发展,包括男女主角的肢体触动上也要细。甜宠的关键是什么?互动与交流。肢体触碰上我们把握得很清晰,什么时候能碰一下,什么时候不能碰一下,我们都设定得很准确,不能刻意。比如说司凤讲什么是美好,把酱放在手心上,璇玑想知道什么是美好,就尝了一下,就很水到渠成不刻意。

  禹司凤就是冷静自持的人——我就不能主动去撩你,我爱这个女孩就得隐藏在心里——人物设定绝对不能偏。有的甜剧男女主遇上后,哗就吻了,然后就睡了。那你是高甜了,是让观众懵住了,但这都是刻意得尬啊。好东西是矜持的,甜也是无意之间撩到的,你冷静自持没法谈恋爱,就只能靠女主像个小孩一样单纯。

  最重要的其实是人与人之间相互的付出相互关心,在这个基础上去做甜才会有交流。我跟他们讲,我们拍的是少男与少女,我们的群体受众也是这样的,也会有一堆小朋友,其他的都是剩男剩女。你没谈过恋爱,你不能跟老司机似的,对吧?第一次触动是在校园里无意之间碰了一下手都害羞,怎么可能上来就吻去了?

  澎湃新闻:觉得甜剧成功的标准是什么?

  尹涛:好的标准就是CP互动了。第一,CP模式经典,情感观很重要。第二,拍摄过程当中交流互动,我让演员对戏,提前去相处,培养感情。

  我最多体现的是微表情,我强调的是眼神的传递,而不是台词的传递,他心里头空的,演技再好演不出来,反而你心里有了,你不用去想太多,眼神自然就传递出来了。 我跟他们讲戏的时候,最主要讲的是心理感受和心理认知,内心潜台词。

  演员也要符合人设,有合适的气质,做甜的时候,你要看这个演员的优点是什么,导演要提炼出来,这就是加工。

(责编:珞小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