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表演罗晋请来父亲搭戏:家人永远放在第一位

  新浪娱乐讯 罗晋[微博]的《最美表演》短片,讲述的是一位理发师和他父亲的故事:疫情来袭,理发店生意惨淡,无人问津。罗晋饰演的理发师没事可做,只好给店里陈列的模特剪了个新发型,欢快的背景音乐反衬出内心落寞。这时,他的父亲带着盒饭来看他,爷俩边看疫情新闻边吃饭时,父亲“不经意”提起自己头发有点长了,于是饭后儿子郑重地为父亲理了一次发。

  晚上打烊时,父亲提醒店门口的螺旋灯没关。理发师看了看灯,笑着说:没事,亮着吧。此时画面由黑白转为彩色,仿佛生活又重燃希望。

  今年《最美表演》主题为“蓄力向上”,后疫情时代,国民生活全面复苏,每一个家庭、每一个个体都在积蓄能量,迎接新生活的开启,罗晋饰演的理发师便是其中的一个缩影。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只要积极向上、坚持自我,总会迎来希望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短片中饰演罗晋父亲的,便是罗晋真实生活中的父亲。罗晋一直想有跟父亲留下更多影像资料的机会,这次的短片是一个绝佳时机。作为一名孝子,罗晋向我们透露每年至少有大半年时间都会跟父母住在一起,要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

  关于这支短片,关于《安家》和《灰烬重生》,关于新戏《江山如此多娇》《大国担当》,关于业余爱好,罗晋还说了这些——

  新浪娱乐对话罗晋:

    [最美表演与父亲演对手戏,一直把父母家人放在第一位]

  新浪娱乐:听说这次你是和自己的父亲演对手戏,怎么邀请他加入进来的?

  罗晋:我一直都想,我从事的是演员这个行业,在有可能情况下,还是挺希望能够跟我父亲留下一些影像资料的。未来我们再一起看的时候,我觉得是会非常有意思、有意义的。然后正好有一次这样的机会,又正好是演我的父亲,我干脆就把他给请过来了。

  新浪娱乐:老人家可能表演经验比较少,你需要引导一下他吗?

  罗晋:不需要,他很有天赋,哈哈。他比我演得好。

  新浪娱乐:有了这次经验以后,感觉以后有机会的话你们还可以继续搭档演父子。

  罗晋:整个拍摄时间虽然只有几小时,但因为是通宵,我一直在担心怕我父亲太累,拍戏太累了,真的去拍,还是算了,他们的任务是开心的过他们的小日子,偶尔玩玩就好。

  新浪娱乐:这支《最美表演》短片是关于父子关系的。现在你也做爸爸了,会对这样的戏份有更多感触吗?

  罗晋:对于父母和家人,我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。不会说因为什么所以怎样,我从很早之前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无论如何都不能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待。长辈的年龄越来越大了,对吧?我们能够在一起相处的时间,能够把握每分每秒,我们都要尽量去争取。

  所以你看我其实跟我父母在一起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每年最起码有大半年的时候,我们都是住在一起的,包括我在拍戏的时候,他们也会来,过两天他们就会去张家界。所以我觉得对于我来说,好像一直就是这样的。

  新浪娱乐:这次你饰演的是一名理发师,有没有提前熟悉一下职业技能?

  罗晋:我的造型师每次给我剪头发的时候,我都在看。前两天我还给他推了一个头,就是临回来工作之前的上一次,他在房间里突然给我发信息,说他在给自己剪头发。他说晚上很晚了,后面的头发剃不着,我就说我来吧,去帮他剃了一下头,还给他推了个图案。我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较感兴趣。

  新浪娱乐:所以现在是能帮别人理发的水平了?

  罗晋:有人敢让我剪我就能剪啊!疫情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剪过好几次头,剪得乱七八糟的。

  新浪娱乐:《最美表演》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展现出最美的演技,对你来说这会是一次挑战吗?

  罗晋:我觉得还好,就是尽量地去(展现)。因为每一个故事都有每一个故事里的人,如何去理解这样的人,去表达这种感情。

  新浪娱乐:这次再跟李霄峰[微博]导演合作,有什么新的感受吗?你们两人合作的电影《灰烬重生》前不久刚上线,但其实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。

  罗晋:导演依然是爽朗的笑声……他的笑声不分时间不分地点,比如说我们在这边拍,他在那边监视器后面,依然能够时时听到他那种很有特点的爽朗的笑声,大家都没变。大家变的其实都是成长,和对周边人事物的理解吧。

  新浪娱乐:听说你们合作短片效率特别高,比原定时间提前好几个小时就杀青了。

  罗晋:是吧。我也不知道预计是多长时间,反正我既然来了,我说就甭管通宵也好怎么样也好,反正我把自己给交出去,也没太想过时间的问题。

  [《安家》没拿表演奖不遗憾,火候不到就继续努力]

  新浪娱乐:今年是疫情年,对你的工作有没有产生一些影响?

  罗晋:对我来说好像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影响,因为整个行业都是这样,在疫情严重的时候,大家都是处于在家待着的状态。那段时间我其实刚刚拍完《安家》,本来我就准备歇一段时间,没想到这一歇疫情也来了。反正是在家里头在给自己充充电,我不拍戏的时候也是在家里充电,等到差不多好了以后,现在又开始在拍。

  新浪娱乐:你都是怎么给自己充电的?

  罗晋:我待着就是充电,然后看书、看电影,骑骑车,看看纪录片。

  新浪娱乐:今年你的《安家》和《灰烬重生》是很受大家欢迎的两部作品,有人说演电影和演电视剧是两套不同的表演方法,你会认同这种说法吗?

  罗晋:我觉得就是真诚。不管电影也好,电视剧也好,我觉得是真诚、真实,虚假的东西和真实的东西,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能够第一时间就分辨出来。所以这就是生活,多好。

  新浪娱乐:有剧迷会为你感到遗憾,觉得徐姑姑这个角色值得拿一座奖杯,你自己在意这件事情吗?

  罗晋:我是觉得这样的,如果能够有奖项,当然很开心,对吧?但因为我从小是一个不是很上进的学生,所以不太有概念,我可能永远非常乐于享受我自己眼下做的事情。至于结果怎样,如果是好,是我的幸运,如果不好,我觉得也许我自己身上有一些问题存在,值得我再去反省。即便是好,我觉得我身上也会有我的问题,所以我永远都是在总结自己问题的过程中慢慢成长。

  而我比较在意的是成长的过程,给我的人生当中带来的什么,在我们的人生经历当中是否会有不一样的感悟。所以接触每一个角色,每一个角色它都不同,他内心的世界和他的成长,我觉得对于我来说,影响都挺大的。应该还是我火候不够,所以还要再努力。

  新浪娱乐:《灰烬重生》之后会接更多电影吗?以前你接电影都很少。

  罗晋:随缘吧,缘分到了,只要是自己喜欢的角色、适合的角色,都会去尝试。

  [新戏饰演青年扶贫干部、支援非洲的中国医生]

  新浪娱乐:介绍一下你现在在拍的戏?

  罗晋:现在在拍一个扶贫剧,讲一个现代的青年扶贫干部真的把自己的青春扔到了贫困山区,怎么去带领一群人脱贫,还挺有意思的,我觉得这个人很燃,非常正能量。

  新浪娱乐:所以你现在晒黑是角色需要,还是拍戏的时候就晒黑了?

  罗晋:需不需要,反正你站在那天天晒,就变成这样了,不受任何人控制的。

  新浪娱乐:之后会想办法再白回来么?

  罗晋:不用想办法,我个把月、两三个星期就白回来了。

  新浪娱乐:还有哪些新戏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?

  罗晋:《江山如此多娇》应该很快可以跟大家见面。然后后面还有一部戏叫《大国担当》,讲中国的国际医疗组织去支援非洲,对抗埃博拉病毒,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,代表了我们生活当中很少看到的一个人群。他们为我们的国家,为我们人类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,能够把自己变成他们,让大家看到,我觉得这也是我的幸运。

  包括这一次演扶贫干部,没事的时候,我们经常会听说各种关于扶贫的新闻、扶贫的故事,但我们很少真正会看到一个年轻的基层干部,他是如何成长,如何去改变世界,又如何改变自己的,我觉得还真是挺有意义的。

  新浪娱乐:《大国担当》真的会去非洲拍吗?

  罗晋:现在没有,最后怎么定我也不知道,因为非洲那边好像国际航班都被取消了。

  新浪娱乐:嗯,粉丝们担心你要是去非洲就更黑了。

  罗晋:去不去非洲我都黑了,我今年就没准备白回来。(笑)

  新浪娱乐:接下来想尝试一些什么样的角色?

  罗晋:希望能够再多拍一些有点社会(话题),让大家看到之后能够有一些共鸣,有一些反思,这样的一个角色。

  新浪娱乐:有粉丝说上次演的王栋医生还不够坏,有没有想演一次更彻底的反派?

  罗晋:我不抗拒。任何角色只要我觉得感兴趣,缘分到了,遇到了我觉得什么都没有问题。

  [业余爱好人文摄影,喜欢一直在变化的演员]

  新浪娱乐:你是怎么喜欢上摄影的?

  罗晋:平时我喜欢去拍一些身边发生的事情和身边看到的东西,经常拍,只不过很少会把自己拍的东西拿出来。我觉得那都是我自己留下的一个记忆,我走到弄堂里面,走到胡同里面,或者我走到菜市场,走到超市,我有的时候拿着相机,我看到什么我就记录什么,好像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了。

  新浪娱乐:你一般都拍什么?会给家人拍人像练手吗?

  罗晋:我拍风景多一些,拍不认识的人多一些。比如送个水啊,遛个弯啊,老爷爷骑着三轮车带着老奶奶啊这种……

  新浪娱乐:人文摄影。

  罗晋:对。因为它比较有利的是,你记录到每一瞬间的时候,你只要那一张照片拍到了,那一瞬间你记录到了,你就会觉得时空在那一刻定格了,被你抓到了,我觉得那种感觉还挺好。

  新浪娱乐:在张家界拍的什么时候可以给大家展示一下?

  罗晋:在张家界拍了一些,我都是胡闹的,哪好意思拿出来。有机会吧。

  新浪娱乐:最后回到“最美表演”四个字。你认为什么样的表演是最美的、最好的表演?

  罗晋:嗯……用人心去打动人心吧。

  新浪娱乐:有没有你私心里比较喜欢的演员?

  罗晋:很多。国内比如说李雪健老师,包括跟我合作过的王建国老师,我觉得都是我的人生榜样。国外的小雀斑,阿尔·帕西诺、布拉德·皮特……这次我看《好莱坞往事》我觉得又不一样了,我喜欢这种一直在变化的演员。太多了,都是我的榜样。

  (何小沁/文 王赐安/摄像)

(责编:小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