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十六岁的花季》重播 主演导演时隔三十年再聚首

《十六岁的花季》重播 主演导演时隔三十年再聚首《十六岁的花季》重播
《十六岁的花季》重播 主演导演时隔三十年再聚首《十六岁的花季》剧组重聚

  “吹着自在的口哨,开着自编的玩笑……”三十年前,由上海原创出品的《十六岁的花季》综合成千上万个十六岁的孩子的经历,为他们编织了一曲歌、一首诗、一个梦……三十年后,当初的少年已现华发,库存的影像也已泛黄。有个好消息,从今天(22日)起,经过高清技术处理的《十六岁的花季》将登陆东方影视频道,当初那群阳光少年一如当年;然而,当剧组为了这个好消息重聚之时,难免唏嘘光阴似箭,有些人老了,有些人走了……

  泪 女儿走了

  那天,该剧的导演富敏和张弘在家翻了好久,终于从箱子底找出了一本已经泛黄的相册,那里承载着少年三十年前的模样,灿烂清澈。那个故事也是富敏和张弘这对夫妻女儿的梦……

  “女儿小的时候,一放假就看《排球女将》,着迷于小鹿纯子。”富敏说。有一天,女儿对妈妈说,“你和爸爸都做电视剧,能不能给我们中学生也拍一个电视剧,让我们暑假的时候看?”富敏和张弘觉得女儿的主意挺好,就答应了下来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可是要走进中学生的生活,还真不容易。

  为了采访中学生,张弘和富敏去过不少中学开座谈会,“后来,我们发现,老师在场,孩子们都不敢说心里话。”于是,只能“暗访”,张弘带上面包和水,蹲守在学校门口,和无数个同学坐在路边聊天。女儿看爸爸妈妈这么辛苦,就索性把同学带回家。张弘说,“她请了很多同学来家里玩,有的还住在我们家,时间长了,我们也就无话不谈了。”他们在一起聊学习的压力,聊梦想的职业,聊讨厌的老师,也聊懵懵懂懂的情愫……剧中的很多故事都是从这里得来的。

  “就连《十六岁的花季》这个名字,也是女儿起的。只是,女儿走了,35岁那年她去世了……”张弘哽咽着,但是女儿“花季”的梦,永远不败。

  情 都是孩子

  女儿虽走了,可剧中的那群少年,永远都是张弘和富敏的孩子。富敏说,“我们每年春节都会聚几次。”他们还拉了个微信群,据吉雪萍说,两个导演最积极,天天发养生,发社会热点,孩子们就只能“鼓掌”或跷“大拇指”。

  “吉雪萍(饰白雪)从恋爱到结婚,到生孩子,不仅是她,她妈妈都来问我们的意见。”富敏说,“她生了孩子,我们都是第一时间进产房看望她。”吉雪萍说,“当初拍完戏后,究竟大学学什么我也是听他们的意见,他们说我应该学好文化知识,这样不仅可以演,还可以做编导。”

  剧中的“花儿”现在在做什么,张弘如数家珍,“欧阳严严”如今在一家证券公司做中层,饰演“原野”的何威从事服装行业,会跳舞的“瘦子”去了日本……“感恩角色给我的人格定位,白雪很干净,做人很真诚、直爽、坦白,我也这样做自己,这或许就是角色的紧箍咒吧。”吉雪萍说。

  三十年间,杨昆[微博]从当年的“班主任”到现在的“婆婆专业户”,每次再见这群“少年”都要感慨。尽管当初眉清目秀的“原野”如今也有了将军肚,鬓角花白,他表示不服,“杨昆自己也戴个眼镜,还不是想遮一下鱼尾纹,岁月是遮不住的!”

  笑 洗澡真脱

  尽管岁月无情,可在张弘和富敏心中,他们还是当初的少年,回想往事,大家还是会笑出声。

  当初何威是女儿“走后门”推荐给爸妈的,富敏回忆说,“当时他们俩都在少年宫里,我们说就让他来家里看看。”那天,张弘就问了2个问题,“你会骑自行车吗?会不会双脱手?”何威就在弄堂里展示了一下自己高超的自行车技能,就定了他演原野。除了“原野”,其他很多角色都是海选的,50个人一组来面试,陈菲儿当初就是一眼相中的。

  “拍摄的时候也挺好玩。”张弘说,“都是孩子,也没有演过戏,我们有一场洗澡的戏,几个男孩真的全都脱光了……”很多戏份都在市三女中拍的,“那里没有男生,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好看的男孩子,大家都来围观。”

  电视剧播出后,小演员们成名了,被邀请去央视做节目,很多孩子还没坐过火车,但是火车上人人都认识他们。录完节目,大家又去西安,张弘说,“当地卖兵马俑纪念品的小贩还追在后面,要把礼物送给小演员们。”

  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十六岁的观众,现在的孩子也差不多到了十六岁的年纪。”张弘说,“看到经过SMG版权资产中心通过科技修复之后,‘花季’又熠熠生辉。”那就让两代“花季少年”一起听听那时的口哨,重温那时的梦!

  本报记者 吴翔

(责编:珞小嬜)